努力一年,然后回来。


叶吹,任性_(:зゝ∠)_
沉迷总受无法自拔_(:зゝ∠)_
三观待轴正_(:зゝ∠)_
逻辑就饭吃_(:зゝ∠)_
好♂东♂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都好喜欢你的事

悠悠堇:

        《关于如何一本正经装神经病的事》


 


 


       


        <<<   01


 


 


        白道上赫赫有名的陶轩近日在黑道下达了悬赏令,用他副手叶秋的命,来换一笔巨额收入。巨额到什么程度,看那些道上平时高冷得一逼的大世家都不再不为所动的情形,大概就知道了。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叶秋不是那么好干掉的,而且据传为人相当阴险狡猾,似乎是猜到了陶轩近期内会对他下手,硬是整出了个神经系统疾病,住进了赤月山上的那家精神病院。


        要知道提到赤月山,不管混黑混白的都会忌惮上三分,因为那里的当家可不是好惹的主,不过他们要不是遇到叶秋这事儿,还真不知道赤月山上什么时候开了家医院,还他妈是精神病院。


        思来想去直接进去把人一枪崩了是肯定不行的,这无疑是在太岁爷头上动土,那么这样一来,想要干掉叶秋,就需要动动脑子了。


        于是,第二天在赤月山精神病院院长办公室里多出了那么几个人,他们看到彼此后,皆是一怔,然后了然。


        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院长只是个普通人,看到这一个个拿着上岗通知书来就职的年轻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虽然一次性来了这么多个说实话还是挺少见的,但乐观开朗的院长觉得这一定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越发充满人文关怀,都将救死扶伤当作自己的使命,虽然精神科和救死扶伤其实关系不大。


        不过他们这医院吧,病人一共也就那么两个,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个医生,可能有点浪费资源的嫌疑。


        当院长委婉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之后,年轻人们却都表示自己不介意,并明里暗里地打探病人的信息,希望在亲眼见到目标之前,多套用到一点有用情报。


        那院长必须什么都不知道啊,毕竟他真的只是一个可爱的老好人。


        几人短暂地问候过后便走出了院长室,到达一个僻静的角落后才开始摊开来说话。


        “怎么看?”王杰希问喻文州。


        “找一个普通人当院长,也不知道赤月山这边在想些什么。”喻文州还没说话呢,黄少天就开始叫了,“但这样一来成功率倒也比预计得要高很多,大概十天内蓝雨就能去拿赏金了。”


        “轮回。”周泽楷道。


        “嘿嘿,你今天怎么会说话了,说实话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哑巴。”黄少天毫不介意地开着轮回当家的玩笑。


        “不如让我们先去看看曾经名声显赫的叶秋到底长成什么样?”喻文州出来打圆场,张新杰表示赞同,韩文清便带头走在了前头。


        白道上大名鼎鼎的叶秋,这么多年来却除了极少数人,根本没人见过他的长相,这使得很长一段时间内,众说纷纭,对叶秋的好奇从未停止。


        说实话,在这里的几个腕儿对此也稍许有些好奇,这使得他们在见到叶秋本人后,多少觉得有点玄幻。


        他正侧躺在床上,面朝着病房门,脸色苍白,嘴唇只在最中心有点粉润的血色,越向外越泛白,一只手放在枕边一只手隔着被子放在小腹处,手很好看,让人的视线忍不住在上面黏连一会儿,睡着的样子显得人畜无害。


        一点儿都不像圈子里甚传的阴险狡诈,甚至可以说是普通。


        纤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预示着他的醒来。


        六人严阵以待。


        睫毛又颤了一下,眼帘掀开,视线一时间有些朦胧,脸上带着刚睡醒时特有的懵懂,看向门口的时候像是被吓了一大跳,琥珀般清透又暗含玄机的眼中氤氲出水雾,嘴巴一瘪,看起来很是委屈——


        “不要吃我。”


        纯男性的嗓音竟硬生生地拗出了一点柔软的风情,听起来意外的舒服。


        “别怕。”喻文州进入角色进入得很快,他走到床边,半蹲下来,和叶秋平视,“我不会伤害你的,放轻松,叶秋。”


        “我叫叶修。”


        床上的人纠正道,“今年三岁了。”


        “好,叶修乖。”喻文州面不改色地摸了摸叶修的脑袋,毛绒绒的,很干净清爽,应该每天都有洗头。


        “你们是谁?”叶修看起来很害怕。


        “你的主治医生。”


        六个人异口同声。


        “六个……?”叶修似乎被吓了一大跳,眼中又含起泪来,捏住喻文州的手,“我是不是没救了,是不是快要死了?”


        喻文州只感觉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柔软中又带着韧性,微凉却不冰冷,像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般,在自己手中展露出细腻的一面。


        “没事的。”喻文州没有抽出被叶修握住的手,用没被握住的那只手再次摸了摸叶修的脑袋,“我们每天都会来帮你看病,不用多久你就能出院了。”


        “真的吗?”叶修朝喻文州笑了一下,嘴唇的弧度微小,但偏生出了点惑人的甜。


        “真的。”喻文州站起身,“我晚点再来看你,不用害怕。”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看上去乖巧极了:“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


        “嗯,我叫叶修。”


        “我知道,今年三岁了。”


        “不要忘了哦。”


        “不会忘的。”


        “拜拜。”


        “再见。”


        等到六人眼底情绪各异地走出了门,过了三两分钟,衣柜门被吱呀推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你这演技不去演大片真是可惜了。”柜子里走出来的人随手从叶修床边的果盆里拿出一个苹果,囫囵在身上擦了几下,咬了一口,“什么金马金鸡百花,柏林戛纳奥斯卡,影帝全部颁给你。”


        “呵呵。”叶修的表情与先前天差地别,正午的阳光热烈,照在他的身上却仿佛为了衬托他的慵懒,漫不经心的神情看上去神秘莫测,“像我这种没后台的人,哪能和那些大明星比啊。”


        “后台?”


        那人笑了,把苹果放下,伸手从叶修的耳后摸到下巴,划出轻巧的一条弧线,“我不就是你的后台吗?”


        “嗯?”叶修自下向上地看了他一眼,很快又耷拉下眼皮,“你想潜我?”


        “早就想了。”那人凑近叶修的耳边,朝耳孔里吹气,毫不意外地察觉到了叶修敏感地瑟缩,“可是你知道我想要把第一次留到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三号床的病人,你又犯病了。”叶修用食指把那凑得离自己太近的脑袋推开一点,“乖,先回去吃药,我们晚点再聊。”


        “我不要吃药,想吃你。”


        那人一手就把叶修的双手握住,按在头顶,整个人压在叶修上方,黑沉的气场让人忍不住心悸。


        “你这个畜生,我才三岁啊。”


        叶修演出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


        “噗。”


        那人被他逗笑,笑得肩膀都在颤抖,霸气外露的眼神也柔软了下来,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离你远一点?”叶修道,“我愿意。”


        “想得美。”那人把双手挣脱翻了个身准备爬走的叶修拖着腰按回自己身下,“不闹了,我们说正事。”


        “到底是谁一直在闹?”叶修呼吸有点艰难,“你先放开我一下,我的心肝脾肺肾都快被你压爆了。”


        “来不及了。”那人眼中一暗,低声,“他们又来了。”


 


 


        <<<   02


 


 


        从叶修的病房里离开的六人,等到离病房有一段距离后才开始谈话。


        “这个叶修,”黄少天的眼神是不常有的严肃,“哦不,叶秋,跟我想象中很不一样。”


        “没见到真人之前的想象当然都不作数。”喻文州道,“不过至少能够确定的是,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怎么?你于心不忍?”王杰希冷眼看他。


        “怎么会。”喻文州笑。


        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喻文州的温柔是表面的,与他行事的狠厉成反比。


        “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脑子真出了问题?”


        黄少天琢磨。


        “不太可能。”张新杰推了下眼镜,“不过就算真出了问题,我想各位也会想尽办法把他从这里弄出去才对。”


        “这话说得好像我们很不近人情一样。”黄少天抱怨,“最讨厌你这种只会说实话的人了。”


        “不过这可不代表我们之间就是同盟关系了对吧?”喻文州依旧是微笑,“所以我想尽可能大家不要一直碰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正有此意。”王杰希道。


        “我们按星期分配?”张新杰提出建议。


        “会多出一天。”周泽楷看着他。


        “到时候再说。”韩文清皱着眉,他一向雷厉风行,比起谋略,更强于气势。


        所以道上才会说,心思最缜密的张新杰和他最互补。


        “也对。”王杰希赞同,“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不急于一时。”


        但总归来都来了,还是要多观察一会儿悬赏目标。


        于是六人原路返回,打算进行来自医生的例行检查。


        然而推门进去却看到一个霸气中透了点邪肆的男人正压着叶修在做些不太好说的事。


        看看那手,都伸进人家衣服里去了。


        喻文州神色一冷,三两步走过去把人拉开,冷声问道:


        “你干什么?”


        “我和我童养媳做夫妻该做的事关你什么事!”


        英俊的男人推了喻文州一把。


        看他身上的病服,众人大概有了个数目。


        看上去似乎也是个神经病,不过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


        叶修身上宽大的病号服被扯掉了几颗扣子,大片白得透明的肌肤裸露出来,喻文州凑得很近,却没有看到毛孔。


        明明是个男人,但皮肤简直好得让女人都嫉妒。


        喻文州情绪不明地想着。


        叶修的眼中还含着水汽,层层叠叠。漂亮得不像话的手拉住他的袖子,仰头看他,叫了一声:“文州哥哥。”


        喻文州差点没站稳。


        结果叶修还有后招,委屈地指向痞气十足地啃着苹果的男人:“他欺负我。”


        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发现他是真的想把那个男人给揍一顿。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喻文州在心中叹息。


        “叶修修乖啊。”黄少天在这时候蹭过来,不动声色地把叶修和喻文州隔开,“有什么不开心就跟少天哥哥说哦,少天哥哥会保护你的。”


        “大叔,滚。”


        叶修这么说道。


        黄少天的额头上青筋直蹦,怎么看坐床上的这人都不比自己小,居然说自己是大叔?还让自己滚?他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觊觎着他黄少?


        但是他只能忍,憋屈死了。


        烦。


        “叫哥哥,乖。”


        黄少天赔着笑脸。


        “大叔,你看起来好像变态哦。”


        叶修用一种非常纯良的眼神看着黄少天。


        看得黄少天直想打他。


        等你出去了以后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黄少天握紧了拳头。


        “我叫王杰希。”这时候微草当家微妙地见缝插针插了进来,“我会在每星期六来帮你看病,不要忘了。”


        “好的,大眼叔叔。”


        叶修点头。


        “我说我叫王杰希。”


        “我听到了,大眼叔叔。”


        黄少天爆发出了一阵大笑,蓝雨和微草本就不对盘,看到王杰希吃瘪,他本人也是很高兴的,于是就选择性遗忘了他之前也在叶修那边吃瘪的事实。


        “诶?”叶修这时候对上了在门边杵着,脸色发黑的韩文清的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跑过去,“弟弟,你今年几岁啦?要不要和哥哥一起玩?”


        黄少天忍到脸都抽筋了,他觉得这叶修的胆子是真的大,连韩文清都敢惹,肯定上辈子是九命猫妖之类的魔物。


        果然韩文清的脸越发黑了起来,张新杰在这时候站出来,用平静无波的音调说道:“我们两个会在周三周四过来,请多指教。”


        “知道了。”叶修点点头,从口袋里拽出一个小摇铃递给韩文清,“送给你。”


        “……”韩文清的眼角有点抽筋,但还是接下了那小玩意儿。


        把韩文清归类在同龄人里……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最后的周泽楷什么都没说,看着叶修和正在啃苹果的某人若有所思。


        等到把这六人再次送走,某人才停止了啃苹果的动作,把果核随意一扔,抱着叶修滚到床上。


        “你怎么看?”他问道。


        “那个叫周泽楷的……”


        “哪个?”


        “就是最帅的那个。”


        “最帅的不是我吗?”


        “孙哲平你给我正经一点。”


        “好吧,你继续说。”


        “他很危险。”


        “你也这么觉得的话应该就不会错了。不过只要在赤月山上,他们就不会动你。”


        “我知道。”


        “那就睡觉。”


        “现在才下午四点。”


        “那先做点坏事再睡?”


        孙哲平邪笑着的样子稍微有点当代少女最迷的风范。


        “不行,我才三岁。”


 


 


        <<<   03


 


 


        星期一,黄少天来到赤月山。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才打开叶修的房门。


        结果看到叶修蹲在角落里撑了把伞。


        “……”黄少天走过去,叶修仰头看他,黄少天忍不住嘴角直抽抽,“你……你该不会是蘑菇吧。”


        这种精神病患者的标配会不会太老土了一点?


        疑似蘑菇的叶修不理他。


        “那什么,叶修修乖哈,你知道你才三岁,在房间里撑伞会长不高的。”


        黄少天好声好气地说道。


        “放屁。”疑似蘑菇的叶修高冷地看了他一眼,“我乃灵芝,至今已有千年寿命,岂是蘑菇那种不起眼的小角色所能媲美的。”


        卧槽。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您这角色扮演也玩得太溜了一点,昨天还是三岁小孩呢,怎么一下子就成千年灵芝了?一般人根本跟不上您老人家的套路。


        黄少天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于是他蹲下来,心想既然你要玩我就跟你一起玩儿:“叶修修啊,你看我是个什么种类?”


        “你?”叶修似乎很嫌弃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见过啊,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你也是菌菇类?我觉得你顶多算是个菌。”


        黄少天告诉自己不能生气,生气就是输了,所以他还是很好脾气地摸了摸叶修撑的伞,当作是在摸他的脑袋:“你这话就不对了哦,其实我是一颗人参,我一直没告诉过别人,我只在这里告诉你。人参你知道吧?就是很值钱的那个,老贵老贵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做朋友,你想想,我们一个灵芝一个人参,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可拉风了。”


        “你说你是人参我就要信你了?”叶修白他一眼,“千年人参资格证有没有?没有就滚。”


        黄少天笑,心里快要气死了,怎么办,好想把他打一顿。


        之后的一整天,黄少天怀着想把叶修打死的心情,一本正经地跟他证明自己真的是颗千年人参。


 


        第二天喻文州来的时候,已经从黄少天那边听说了灵芝的故事,纵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走进病房的时候还是被惊了一下。


        清晨的阳光还不太猛烈,但依旧镶着金边,打到屋内那人的身上,更衬得他白得摄人心魂。


        喻文州故作镇定地走过去,微笑道:“叶修,你……在干嘛?”


        “什么干嘛?”叶修迷茫地看他,仿佛他问了个白痴似的问题。


        当然是问你全身赤裸地泡在木桶里到底是在干嘛。


        喻文州看着泡在温水里泛起粉润湿气的肩肘膝盖处皮肤,和白瓷似的肌理搭配在一起,诱人得过分。


        “你是谁?”叶修问了一句。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喻文州觉得自己需要一点心理准备。


        “我是水仙啊。”


        叶修显得非常理所当然。


        哦,原来是水仙啊……


        “那小水仙,我们先把衣服穿起来好吗。”喻文州拿起被叶修胡乱扔在床上的病号服,“等会儿要着凉了。”


        “水仙怎么会穿衣服?”叶修一脸你是不是有病的表情,“又不是小猫小狗。”


        “……”


        被喻为人精的喻文州一时间竟无法反驳,他看着叶修那副满足地眯着眼的表情,像是午后屋顶上的小野猫,勾人可爱得紧。


        “啊呀!”叶修假情假意地惊叫一声,因为喻文州忽然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湿淋淋地放到了床上。


        “你怎么可以把我拔出来!”叶修控诉道,“我马上就要死了,被你杀死的。”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应下:“可爱的小水仙,我正准备给你施施肥。”


        说着像是开玩笑似地拨弄了两下在空气中渐渐挺立的粉果。


        “水仙花不需要施肥!”


        叶修愤怒地蹬腿挣扎,看上去很认真地在维护一朵水仙花的尊严。


        “怎么不用?”喻文州柔和俊朗的脸上带着蛊惑人心的微笑,“施肥有助于你的成长。”


        “我不要!”水仙花誓死不从。


        “放开我家童养媳!”


        隔壁的病友忽然冲了进来,眼中带着半真半假的危险讯息,从喻文州怀里强行把叶修按到自己怀里 ,“你想对我媳妇做什么。”


        喻文州眼中暗光一闪,这神经病果然不是普通的神经病。


        “叶修乖。”喻文州摸了摸叶修的头,不顾孙哲平充满威胁的眼神,“作为一朵水仙花,要小心不要感冒了。”


 


        隔天张新杰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成为了一只狐狸精——他本人亲口所言。


        作为一直善良的狐狸精,从不吸人精气,却还是被奸人迫害,不得已逃到了这里。——这是故事背景。


        张新杰看着叶修那从病号服里裸露出来的半个圆润肩膀,面不改色地帮他把衣服拉好,非常绅士。


        结果过了半分钟,叶修又让那病号服在非自然的状态下滑落了。


        以此往复了好几个来回,张新杰终于开口了:“你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叶修的表情相当正直,“但是衣衫半露是狐狸精的基本素养,这个还是要搞一搞的,你别管我,我自己玩就好了。”


        张新杰这几天因为组织里的一些人撺掇着更新换代的事儿而头疼不已,现在这叶修倒让他焦躁的内心感到了点久违的有趣。


        他于是又帮叶修拉上了病号服,只是这次,叶修没有再拧巴拧巴着把病号服给搞下来了。


        “你怎么了,狐狸精?”张新杰问道。


        “滚,你叫谁狐狸精呢。”叶修张牙舞爪地朝他扑过来,“我明明是道长!”


        于是张新杰知道了,星期三的叶修会随时分裂成狐狸精和道长,而且之间的过渡毫无逻辑可言,具体只能通过看他有没有露出肩膀来分辨。


 


        星期四,三岁的叶修小朋友回来了。


        但是星期四的医生是最难相处的韩文清,叶修小朋友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把韩文清当弟弟疼爱,弟弟却总是想打自己呢?


        比如现在——


        在后院的沙地里,叶修挖了一大勺土给韩文清:“弟弟,吃蛋糕。”


        手被啪地打开了。


        土又撒回了沙地里。


        “文清啊,你这样很不好,浪费食物是可耻的。”叶修很是遗憾地拿了块小石头给那勺土立了个碑,“农民伯伯的心在哭泣。”


        “叶秋。”韩文清把叶修提着领子拎起来,发现根本不需要花多少力气,他这才觉得眼前这人似乎瘦过头了。


        “我叫叶修。”叶修道,“要叫我哥哥。”


        “你还准备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韩文清的眼中没有一丝笑意。


        “我装疯卖傻。”叶修的表情一瞬间变了,下垂的眼皮抬起,阴暗的天气却无法遮蔽他眼中的流光,“那你觉得你活得很明白吗?”


        韩文清一怔,叶修的表情又变回了那副人畜无害的纯良样,问他要不要吃土。


        “你……”


        韩文清顿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轮回最近事情比较多,周泽楷来得比较晚。正好看到叶修穿着个套帽卫衣,帽子上的兔子耳朵一晃一晃的。


        “今天,是兔子?”周泽楷坐到床边,背对着他的叶修回过头,嘴里叼着个生胡萝卜。


        “什么叫今天是兔子。”叶修含着胡萝卜口齿不清,“我一直是兔子啊。”


        周泽楷没有说话,拽着胡萝卜梗,把胡萝卜拽出来,原本就含得不紧的叶修一下子就被夺走了胡萝卜。没有防备的小舌头被带出来一点,粉嫩嫩的带着水色。


        “不卫生。”周泽楷晃了晃胡萝卜,发现叶修的眼睛一直盯着它,就把它收了起来。


        “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在这边无理取闹。”叶修语重心长,“我们兔子一直都是这样吃的,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兔子不喜欢吃胡萝卜。”周泽楷说,“我养过所以我知道。”


        叶修一僵,背过身去。


        周泽楷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


        过了两分钟他戳了戳叶修垂在脑袋后的长耳朵。


        “我正在为自己身为一只不合格的兔子而反省,你别打扰我。”


        叶修转过身去,帽子上的两只耳朵被他捏着挡住眼睛。


        周泽楷安慰性地摸了摸他戴着帽子的脑袋:“没关系,你第一次当兔子,可以谅解的。”


        “你怎么这么会安慰人。”叶修稍微把遮住眼睛的耳朵移开了一点,从缝隙里偷看周泽楷,“以后谁再说你不会说话,我就帮你咬他。”


        “不用,你只要咬我就好了。”周泽楷把叶修整个圈进怀里,“但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说自己叫叶修?”


        “因为我就叫叶修。”兔子懒洋洋的。


        “真名?”


        “对。”


        “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也没告诉我你怎么会来这里?”叶修斜眼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人无可挑剔的俊脸,“真想杀我?”


        “你觉得呢?”周泽楷在叶修脸侧按下亲吻的印章。


        “保护我?”


        “嗯。”


        “你知道我不需要的。”


        “嗯。”


        周泽楷乖巧得仿佛他才是在扮演兔子的那个人,叶修一向拿他这副样子没辙,只能放任他在自己的身体上摸来摸去。


        “你不需要,但是我想。”周泽楷在叶修的颈侧咬了一口,“想保护你,想跟你做|爱。”


        “……”叶修失语了一会儿,笑道,“如果没有最后半句,我会很感动的。”


        “那天看到你拉着喻文州的手露出那种表情,我很生气。”


        “我也想让你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好想亲你。”


        周泽楷像是要把憋了许久的爱语都倾诉给叶修听。


        “以后谁再说你不会说话,我就真的要咬他了。”叶修的耳根红通通的,不仅仅是因为周泽楷说话间的热气都呼在了上面。


        “不许咬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周泽楷道。


 


 


        <<<   04


 


 


        孙哲平在晚上准时出现在了叶修的房门口,结果发现表面是医生实质上是黑道头目的某人根本还没走。


        看着那小帅哥抱着叶修就打算睡在这儿了的架势,孙哲平的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回事?”孙哲平问叶修。


        “我们一起睡。”周泽楷回道。


        “谁问你了?”孙大爷不爽。


        周泽楷不再说话。


        “叶修,让他走。”孙哲平坐到床上,靠叶修的那一边,强硬地要求。


        “人家家太远了,晚上回去不安全,你别闹。”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你别理大孙,他也没什么恶意。”


        “去你的没恶意,我现在的恶意大了去了,说出来吓死你。”孙哲平也躺下,手臂环住叶修的腰,


        “而且这祖宗晚上回去能有什么不安全的,我看应该是别人不安全才对。”


        “放手。”周泽楷冷漠地看着横在叶修细瘦腰间的那只手臂,碍眼极了。


        “该放手的是你。”


        孙哲平冷眼看回过去。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


        叶修劝架了三分钟,然后抱着枕头去隔壁睡了。反正这两人都强得要命,谁都要不了谁的性命。


 


        第二天早上叶修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


        “……”


        叶修忽然发现他还没想好今天的设定。


        “早上好。”


        叶修镇定地问好。


        “不早了。”王杰希直起身子,“已经十二点了。”


        “是吗?”叶修伸展身体伸了个懒腰,王杰希莫名觉得他的动作像是自己养的那只不听话的森林猫,那只祖宗伸起懒腰也是这副德行。


        “你怎么找到我的?”叶修揉了揉眼睛。


        “你原来的病房像是被入室抢劫了一样。”王杰希坐在布艺沙发上喝茶,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反而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还能发生什么。”叶修很是悲恸地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我的ex-boyfriend和前男友打了起来。”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两个词是一个意思。”王杰希依旧很冷静地喝茶。


        叶修没理会王杰希疑似吐槽的话语,反而深情款款地看着王杰希:“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看你未来的男朋友。”王杰希用了笃定的语气,“看来今天你的人物设定是一个多情的贵公子是吗?”


        ……你好烦。


        叶修暂时不想跟王杰希说话。


 


 


        <<<   05


 


 


        陶轩发现,曾经在他这里洽谈过悬赏条例的那些黑道大腕,近期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过他,这让他隐隐不安起来。


        虽然他曾经声情并茂地描述了叶秋究竟如何背叛了他背叛了组织究竟有多阴邪可恶,但是那都不是实话,也不需要是实话,他只不过给了那些人更好的借口出手,就当是为民除害。


        他想那些人也不会在乎叶秋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这并不重要,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曾经深得他心的副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似乎失算了,前天轮回刚放出消息,说叶秋是他们的人,想要动他,得先问过轮回答不答应。


        隔天蓝雨的喻文州又表示别开玩笑了,他和叶秋才是真真切切的情投意合,早就许定终生。而副手黄少天表示他们内部还有点问题要解决,先什么都不要问他,他什么都不想说。


        今天霸图那边又放话,说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下午微草回话,你才是垃圾。


        一时间倒也成为了两道津津乐道的话题,说那叶秋究竟是有怎样的魅力,把那些个腕儿迷得乐不思蜀。


        叶秋的魅力。


        陶轩笑了。


        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


        那是让人万劫不复的深渊,千万不要掉进去。


 


 


        <<<   06


 


 


        “我才只有三岁!”叶修扯着自己的病号服,不让喻文州把它脱下。


        “乖,今天是星期二,你是水仙花,不能穿衣服。”喻文州动作温柔而强硬,“我都帮你放好热水了,我们一起泡澡好不好?”


        “不要!”叶修坚决抵制这种乱搞男男关系的行为,“我不要泡澡,水仙花泡澡会死掉的!”


        “你再不乖我就要把你绑起来了。”喻文州笑着威胁,喉间发出的笑声一般人听了肯定忍不住就醉掉,叶修表示喻文州平时肯定就是这样勾引人的,太缺德了。


        “文清!”叶修眼前一亮,他刚好看到从门口进来的韩文清,一用力从喻文州的压制下逃出来,啪嗒啪嗒跑到韩文清旁边,“有人欺负哥哥,快打他。”


        韩文清帮叶修整了整衣服,再面露凶性地看向喻文州。


        “韩当家。”喻文州虽然在微笑,但眼中却有很明显的不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周二吧。”


        “我来看看而已。”韩文清的声线冷硬,“探亲,你有意见?”


        “哟,不知道你探的是哪门子的亲?”黄少天从门口溜边进来,顺手把叶修抱住,“是来看我男朋友的吗?那就很不好意思了,我不欢迎,慢走不送。”


        “你男朋友在哪里啊?”叶修四处张望。


        “在.这.里。”黄少天一手掐着叶修的两颊,让他脸上的软肉被捏起,嘴嘟了起来,“看你这表情,就是想和我舌吻。”


        “请无关人士不要聚集在这里,病人需要好好休养。”穿着白大褂的王杰希走进来,从黄少天手里把叶修弄回来。


        “你装什么正经?”黄少天怒视他,“把你的贼手放下!”


        “你们,都滚。”


        每次都到得比较晚导致跟叶修相处的时间也变短的周泽楷心情本来就不好,看到他们这些人就更不爽了。


        “请不要在医院喧哗。”张新杰走到叶修身边,帮他整了整衣领。


        “知道这里是医院你们这些无关人士就不要老是往这里跑了!”


        孙哲平表示意见最大的是他好吗。


        “你们别吵了。”叶修演出很伤心的调调,“我很快就会被道长给收了,你们一定不要因为我而争吵。”


        “来一个道长,砍一个。”张新杰给他剥了瓣橘子,除去了白色的经络。


        “我是千年灵芝,活得比你们都长,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没关系,我是千年人参。”黄少天帮叶修擦护手霜。


        “我会每天帮你施肥。”喻文州道。


        “请你吃土。”韩文清道。


        “不管你花不花心,也一直是你未来的男朋友。”王杰希道。


        “……喂你吃胡萝卜。”周泽楷思考了好一会儿。


        “我们说好要结婚的,我这个人很传统的,你要是骗我,我只能去上吊了。”


        孙哲平很严肃。


 


        叶修无语了好一会儿,到底有病的是谁?


 


 


        <<<   07


 


 


        无论如何,都喜欢你。


 


        - end -


 


 


        等到很久以后,也要留下来一起说叶修的故事哦❤

评论
热度 ( 5273 )
  1.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 鱼丸鱼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