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一年,然后回来。


叶吹,任性_(:зゝ∠)_
沉迷总受无法自拔_(:зゝ∠)_
三观待轴正_(:зゝ∠)_
逻辑就饭吃_(:зゝ∠)_
好♂东♂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

【业渚】关于我绑定的奶妈沉迷输出这件事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声称沉迷输出不是他的错,张嘴吃糖。








潮田渚一上线就被满屏的玫瑰花和巧克力糊了一脸。




啊,情人节到了。




又到了这个巧克力和狗粮同时供不应求的季节。




还能不能好了,在现实生活中被秀了一脸就指望沉迷游戏以此度过这个世界虐狗合法日,结果……




游戏里他妈比现实还虐。




潮田渚叹了口气,边点击鼠标移动角色边和一对对相拥着头上冒粉泡泡的情侣擦肩而过,想着干脆退游算了。




潮田渚打算接下情人节限定任务,去野外副本孤独地刷怪,刷过这个情人节。




眼一扫就看到见任务框左上角明晃晃的任务名字,“夺回被偷的巧克力味狗粮”。




所以是该先吐槽狗粮还有巧克力味的,还是居然有人会干偷狗粮这件事??




果然还是退游算了。




才刚点下确认接受,duang的一声,被吓得渚躯一震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潮田渚收到了赤羽业发来的私聊。




“嘿,渚君,今天怎么有时间上游戏?”




“我又没有女朋友。”潮田渚撇了撇嘴,把打出来的内容发了出去。




“也是,毕竟渚君这么可爱,怎么看都不像会找女朋友的人。”




“……我都看到了哦。说起来,业君你情人节居然会在线?”




“诶,别这么说嘛。今天不是有限定任务吗,我对待游戏可是很认真的哦。”




紧接着又发了一句,“而且没有我的话,渚君一个人是绝对不行的吧,九点的竞技场。”




潮田渚看着对方的话,眼前自动浮现出赤羽业带着嘲讽一笑的脸,仿佛在说“爸爸是为了你好乖儿子”,正在打字的手指猛得抽了一下。




其实赤羽业说的也没错。两人组队的竞技场,他一个人的话确实很不方便。如果要随便拉个路人甲乙丙丁,配合得不好问题就大发了。




要知道今天可是竞技场排名赛的最后一天。




潮田渚为了肝到第一名,拉着赤羽业肝了整整一个月,那是肝得身心俱疲心力交瘁心肌梗塞啥啥的都出来了。




其实累主要是要报答赤羽业陪他刷竞技场,他帮赤羽业跑腿买午餐跑了一个月,期间还负责拎包,买冰棍,撑伞等苦工。




然而每次买回来赤羽业都会说:“突然不太想吃这种猪排面包了。渚君你看起来这么瘦弱,就给你吃好了。”说完就自顾自喝起了草莓牛奶。




天使,潮田渚差点感动地哭出声。




他还来不及多感动,下一秒赤羽业就一个起身把潮田渚抽屉里的便当盒提了出来。




“作为补偿,渚君亲手做的便当我就收下了。”赤羽业回眸一笑。




这哪里是天使,这分明是……恶魔。




潮田渚看着冰冷的猪排面包,心跟面包一样冷。




还有拎包的时候,赤羽业总会吐槽一句,“渚君,你真的不是在拖包吗?”然后一伸手把两人的包都拿过,扛在了肩头。




“所以说……业君明明可以自己拎,为什么每天都要特地让我先提着,反正最后还不是都……”




“因为渚君提包露出的困扰的表情很可爱。”




“……”想打人。




买冰棍也是,每次吃完之后都特地把印着“谢谢惠顾”的冰棒棍塞给潮田渚,“听说攒齐十二根放在书包里,它们就会自己融合成'再来一根'哦。”




“……哦。”潮田渚虽然很想槽一句,这种事情小孩子听了都不信,但还是点了点头。




结果拿到第十二根冰棒棍放进包里后,第二天放学潮田渚掏钱包的时候,就翻出了一根“再来一根”的棍子,原先的十二根都不翼而飞了。




他狐疑地看向赤羽业,赤羽业正假装看远处的蓝天。




以及撑伞……这个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每次都是因为他太矮了撑得太低挡住赤羽业的视线,要不就是举高了手酸伞一会左倾一会右倾,跟个快翻车的新手司机一样。




标准结局就是赤羽业一句“我来吧”,一把握住潮田渚握着伞柄的那只手,把伞举稳了,高度也正好。




回归正题。




所以今晚输掉的话,那就真的是辛辛苦苦一个月,一摔摔回新手村的感觉。




赤羽业现在还真的是他的“爸爸”。




向赤羽势力低头,和赤羽势力比翼齐飞。




“……那今晚就再次拜托业君了。”




“没问题。”




赤羽业发完又问潮田渚要不要一起结伴去刷情人节限定任务,反正组队了要求夺回的数量也还是一人份,两个人效率还更高。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男搭配干活带劲。




潮田渚想了想觉得一个人在荒郊野岭的撸啊撸也的确很无聊,就答应了。




他刚刚同意组队请求,赤羽业伴随着一个极其酷炫,足以亮瞎屏幕的闪亮亮法阵传送过来了。




法阵消失后,一身白色金边牧师袍的赤羽业站在那里,白袍上面纹着一堆若隐若现的金色咒文。




据说是法术加成的标志,反正潮田渚看不懂,反正那是有钱人才纹得起的和他无关。




这万恶的氪金壕势力。




近距离可以直接喊话后,潮田渚就开了麦克风说:“业君你为什么要消耗法阵符传送过来……?”




他没记错的话,之前他们的距离也不过点几步路的问题。




“我符多,无所谓。”赤羽业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显得有些沉。




潮田渚差点没给壕当场跪下。




“而且我想快一点见到渚君,所以要争分夺秒。”赤羽业说着还笑了一声。




被笑声苏到的潮田渚手按在鼠标上一时间不知所措。




等到六点半两人才打算正式开工。




潮田渚甩了甩他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的痕迹,他身体微微向前倾,摆了个蓄势待发的姿势。




而赤羽业那边也把所有咒文都点亮了,整个人金灿灿的跟炸金花似的。他挥了挥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法杖,半眯着眼睛打量前方的几个小偷外形的野怪。




“渚君,要上了哦。”赤羽业懒懒地说了一句。




“嗯。”潮田渚几乎能想象对方窝在软沙发上手指敲打笔记本键盘的样子了。




赤羽业大步一迈,牧师法杖一挥……




对着怪的照面就是一击正面暴击。




如果怪也有独立的心理活动,那大概是:




犯规,教练他犯规!!他一个奶妈居然搞近战输出,还他妈的打出了超高的暴击伤害??




现在的奶妈都这么凶残的吗???




可惜他只是个普通野怪,所以只惨叫了一声,他的怪生就终结在了赤羽业的法杖之下。




而刚刚蓄势待发的潮田渚,此时也迅速甩了一记淬毒匕首,给赤羽业来了个背后一扎,不断掉血的同时,给赤羽业加了一波速度和攻击buff。




以这种速度,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两个人飞快地刷着巧克力味狗粮。






这时候你可能要问了,这打法什么鬼?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个出了名的,沉迷输出的奶妈和沉迷辅助的刺客的毒瘤组合。




所谓毒瘤就是竞技场毒瘤。




竞技场这种东西,按照惯例都是有职业克制的,这里肯定也有。别问为什么,跟着套路走就对了。




所以一般人刚怼上赤羽业和潮田渚的组合时,有法师的都会选择让法师给赤羽业打个沉默,防止他给潮田渚加血加buff。




接着让近战类去怼潮田渚,毕竟对比剑士骑士一类的职业,刺客也挺脆皮的。




讲道理,这绝对是对抗赤羽业和潮田渚的最佳战略组合。




然而现实是,被沉默的赤羽业趁对面一个人去打潮田渚,瞬间冲过去,杖起杖落,断肠人在天涯,直接把脆皮法师肛出了场地。




在对方近战吓愣的那刻,潮田渚也立刻一闪,给赤羽业扎了个匕首,打了个加速加攻击buff。




赤羽业就以一种极其风骚的走位来到了近战身后,再次手起杖落。




在对面近战一声高亢激昂铿锵有力的“妈卖批”中结束了这场战斗。




换了打法沉默了潮田渚也是一个道理,有一个平A暴击输出比法师还高的牧师,简直就是无解了。




不管是正面肛背面肛侧面肛还是反复横跳肛都肛不动的那种无解。




所以一般人竞技场看到一红一蓝一个牧师一个刺客,就知道可以手动退出了。






等到刷完五百二十包狗粮,已经到了七点四十分。赤羽业说有事先离开一下,很快就回来,潮田渚答应了。




看着红发的牧师消失在闪瞎的法阵中,潮田渚去交了任务,结果得到了任务限定称号,“单身二百五十年的老王”,以及半块巧克力。




潮田渚一边吐槽这称号简直有毒,一边去背包里查看巧克力的用途。




结果这巧克力居然不是普通的巧克力。按上面的说明,每块巧克力的包装和属性都不一样,所以只有同一块的才能凑在一起。




并且凑齐一整块巧克力的双方可以摘掉限定称号。




厉害了我的巧克力。




潮田渚简直不敢想象这个游戏运营商是有多毒。




等赤羽业回来后,两竞技场界毒瘤就结伴去竞技场祸害了一下广大吃瓜群众。




刚领完奖励,心满意足到背景都自带小花的潮田渚前脚刚离开竞技场,赤羽业后脚就追上来问半块巧克力的事情。




“哦,那个巧克力。”潮田渚说着把巧克力从背包里掏了出来。




好巧不巧的就和赤羽业的那半块凑在了一起。




“真巧啊,渚君。”赤羽业微微一笑。




“真巧。”潮田渚愣了一下。




居然这么轻易就能摘下那个称号,真好。




然而就在他们把巧克力拼好的那一刻,伴随着他们头顶的“单身两百五十年的老王”的消失,一个崭新的称号冉冉升起。




“相爱五百二十年的虐狗狂魔……!?”潮田渚念完新称号差点一个反手把鼠标扔了出去。




“我也是。听说不同巧克力合并后的称号也不同。”赤羽业抬眼看了看自己头顶的称号,说完朝一边比了一下。




潮田渚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有一对情侣头上顶着,“互怼三十八年的智障队友”。




“……我觉得我现在这个挺好的了。”潮田渚只好说,人要懂得知足。




“嗯。我也这么觉得。”赤羽业继续微笑。




“所以我们在一起吗?”




“诶……?哦,好。”




潮田渚一听赤羽业提了就答应了,没想到对面的赤羽业突然兴奋,立刻扬言要来他家找他。




“……等、等等!业君,现在已经快十点钟了吧,为什么突然要来?”潮田渚歪头一愣。




“可是不是渚君答应了在一起的吗?既然都已经交往了,去男朋友家里过夜也没有问题的吧。”赤羽业笑了笑说。




“哈!?我以为你说……”潮田渚啪地一声下巴砸键盘上了。




我以为你说游戏里的??




“游戏里男性角色是不可能和男性角色在一起的吧。”赤羽业好心提醒潮田渚。




“……”




总觉得又被套路了,但好像单纯是我理解错了怎么办??






于是赤羽业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他新晋男朋友家中,霸占了沙发看起电视,还顺便把潮田渚整个人抱在怀里用下巴摩挲。




“业君……有点、有点痒。”潮田渚被蹭得无心看电视。




“啊……?哈……”赤羽业打了个哈欠。




“很困了吗?”




“有点吧。”




“辛苦业君了,陪我打了一晚上游戏。”潮田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嗯?没事……”赤羽业眯着眼睛说,“就是满世界找人换巧克力有点累到了。”




“诶?”潮田渚听到巧克力一愣。




“为了和渚君凑一块巧克力,我可是到处去找人交换。”




“那……真、真是辛苦业君了。”潮田渚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大工程,“但是他们真的愿意交换吗?”




“原来需要询问他们的意见吗?我都是直接干掉,然后从尸体上掏出来看是不是的。”




“……!?”




救命这里有流氓!




“安啦,不会有人盯上我的。”赤羽业笑着说。毕竟没人硬肛得过。




“说的也是……但是这种做法太粗暴了吧?而且很累……”潮田渚小声地说着。




“哦,渚君是在体贴自己的新任男朋友吗?”




赤羽业掰过潮田渚的脸,低下头,在潮田渚张嘴打算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口袋里掏出了个拆开了的巧克力塞进了潮田渚嘴里。




“情人节快乐。”赤羽业看着潮田渚努力想吞下巧克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以及,如果你真的想体贴我的话,我们现在上床,还不算太晚。”






END.




小天使们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就要甜甜甜对不对!




向支持鼓励我的小天使们比一个大大的心!




憋了一晚上才摸出来,我也是只咸鱼熊了_(:з」∠)_




觉得甜就给我个评论吧。



评论
热度 ( 358 )

© 鱼丸鱼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