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一年,然后回来。


叶吹,任性_(:зゝ∠)_
沉迷总受无法自拔_(:зゝ∠)_
三观待轴正_(:зゝ∠)_
逻辑就饭吃_(:зゝ∠)_
好♂东♂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

[守望先锋同人]关于风油精滴丁丁上的传言

源氏正宫戚北盛:

就是偶然在刷空间的时候看到一小哥抹风油精到丁丁上的视频,觉得特有意思就写来玩玩。


  • ooc!ooc!ooc!

  • 梗有点雷!不适者别往下拉!



希望你们都能看了高兴高兴。





岛田骨科:



岛田源氏有一天在友人宋哈娜的嘴里听说了风油精滴丁丁这么一说。

依岛田源氏的性格,不作一次不知道痛,所以他找他哥要来了一瓶风油精,打算在夜黑风高的夜晚一个人试验。

那的确夜黑风高,风吹得树叶沙沙的响,万里有云,挡着月亮一点光都没漏出来,岛田源氏趁着他哥哥大概是睡着了的时候偷偷爬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风油精出了卧室。殊不知岛田半藏睁开了眼,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的弟弟揣着风油精出去了,然后思考了一会也跟着出去了。



根据岛田半藏的叙述,那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刚开始不知道源氏出去干嘛,我觉得应该跟他下午跟我要风油精有点关系,我就跟着出去看他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

我看的清清楚楚。

源氏开了走廊的灯,走到樱花树底下,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围,鬼鬼祟祟的打开风油精盖子,我站在柱子后面好像都能感受到那股凉气。他拉开裤子低着头伸出手往自己的……咳,就那啥上面倒了点风油精。刚开始还没什么,过了大概一分钟吧,源氏的脸色就变了,那脸色特难看,就像生吃了只苍蝇一样,还像小时候我跟他说一只蟑螂在他背上的时候的那种表情,就差没尖叫了。

好想笑……你让我笑一会我组织一下语言。

(半藏把脸偏到一边,用手捂着嘴,肩膀一直在抖,采访的宋哈娜总觉得半藏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肩膀都给他抖掉了)

恩好了。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源氏,从小到大一直都没见过,那天晚上算大开眼界了。

源氏捂着自己的裆部,就像尾巴被人踩了一脚的猫咪一样四处乱窜,一会爬到树上去,一会又爬到屋顶上去,最后倒在了地下捂着裆惨叫。那凄惨的,戚戚哀哀可悲凉了,像家里死人了一样,还带着哭腔。看得我都下身一紧,觉得我弟弟这个人没前程了。

(半藏比划比划)

对,源氏蜷着身子在地上打滚,白色的睡衣给他搞得全都是灰尘,看上去脏兮兮的。他那头特没品位的屎绿色的头发上挂满了那种烂在地上的樱花花瓣,可狼狈了,要是那场面给父亲看到了准不把源氏给揍一顿。再过了一阵子,大概是风油精的效果散了一点吧,他不惨叫了,改倒吸凉气,“嘶嘶”的吸,还在打滚。

我现在可后悔了,那时候怎么没把他塞在我床底下的数码摄像机拿出去给他录像,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造作。我看完就回床上去装睡,我还偷偷看了一眼,他一脸的“好像身体被掏空”的虚靡表情。他掀开被子躺上来的时候我装作翻身把他一脚踢下了床,感觉以前被他气的都讨了回来,感动死了。

(半藏开始抹眼泪)





r76:



死神有一天在和76讨论他变成了死神他的丁丁还有没有知觉的问题。

路过的宋哈娜想起了之前的岛田源氏,一脸诡笑的走了过去,掏出她的垃圾苹果划开风油精滴丁丁的那个视频给死神看,还一直挑衅着死神问他敢不敢试。死神看了一眼76似笑非笑的眼神,头一转,故作镇定的一拍76的大腿:“有什么不敢的,真男人说干就干。”

然后76一脚把他踹到地上扒开了他的裤子给他的大腿上来了狠狠地一巴掌。

宋哈娜拿出了从口袋里一直备着的那瓶风油精递给了死神,深藏功与名的走了。



路过的麦克雷视角:

我那时候真的是路过的!信我!

我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看见DVA带着一脸看上去就很诡异的微笑走了,我很好奇,就从她走过来的地方走过去,看见了死神和76。我正纳闷着他们在那干嘛呢,然后死神就撑起身子,我的眼睛顿时就被他白花花的大腿给亮瞎了,他白花花的大腿上还有个鲜红的巴掌印,真是辣眼睛,比他当年打赌输了穿粉红小裙子跳舞还辣眼睛,大实话我说真的。

(麦克雷拿出一根烟,点燃了,吸了一口,沧桑的叹了口气)

我本以为死神要把裤子穿上,我正想转身就走,结果看见死神把内裤也脱了下来,他以为有风衣别人就看不见他那小的一逼的男性生殖器官吗?我都能看见对面楼上莱因哈特惊讶的神色了。哦我还以为76会阻止他让他穿裤子,结果并没有,76好整以暇的抱着双手用脚打着拍子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死神,渗人的很,手上还拿着瓶风油精。

接下来,我看到了我这辈子都没看到过的景象,我觉得仗着这个我能笑死神一年。

死神拿过76手上的风油精,颤颤巍巍的往自己的丁丁上抹了……我记得是抹了不少。刚开始死神得瑟的把裤子穿上,然后跟76在说些什么,我没听清。接着死神脸色就变了,特难看,真的特难看,就好比我以前在饭堂看见他这个垃圾师傅走过来把我拖去训练场一样的脸色。

我看见了76在笑,死神瞪了他一眼,然后捂着自己的裤裆跳脚,我走过去了一点,听到他正满嘴粗话。

什么“我操他妈的风油精……噢操爽死了”“诶哟我去他妈的…痛死我了”之类的话,其他的太过于粗俗以至于我开始怀疑他的家教所以我就不说了。

过了一会,大概风油精起效果了,他立马就破功了,一直不停的shift,握着自己的丁丁不停的惨叫,还一边丢枪。听得我感觉以前被他揍都不算什么了,内心全都是快意,爽飞了真的。我就看呀,一团黑雾在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黑雾还不停的惨叫着,笑死我了。

(麦克雷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把烟丢在地上踩灭了捂着肚子就开始笑。)

诶哟我去……我可算长见识了哈哈哈哈哈哈,不可一世的死神的那副模样,捂着裆部惨叫,完全就没有在战斗的时候的那副逼样,我可算是熬出头了——我就仗着这个威胁他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拖着我去训练场……哎哟妈呀笑死我了。

(麦克雷笑完之后捡起地上的烟愣了一会)

我还没忘了去看一眼76的反应,我觉得76的反应太过了,比我还过。

76竟然笑的开始打滚了,死神的枪丢了一地,76的枪也丢在地上,76笑的那个猖狂的,冤冤相报何时了。

多大仇啊你说是吧。




fin.

暗搓搓打个cptag

评论
热度 ( 700 )

© 鱼丸鱼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